色小说 > 科幻小说 > 有支军队叫北洋 > 第二百一十七章试探(一)
    感谢书友炒土豆天下一家的月票支持。【x.】

    “虎山阵地被支那的清军在最近的时间里面又进一步的进行了修筑,不知道你们对这些有什么看法?”立见尚文在确定下来对虎山攻击之后,对指挥室里面的军官们说道。

    “阁下,对于这一次攻击我们应该还是向上一次一样,派出我们最勇敢的士兵进行冲锋。”

    说出这句话是一个联队长,估计这个联队长是看到了安平渡口的成功拿下的方法之后,才提出了这么一个方法。

    这个联队长的话一说出来,前来开会的不少联队长都同意了这样的方法,毕竟当时不是他们手下的联队参与的攻击,并不知道参与攻击的那个联队直接被打残了。

    只知道参与进攻安平渡口的联队在这之后便被调到后方修养去了,况且对于这些联队长来说最重要的是联队旗,只要联队旗没有丢就算手下的伤亡再大也是会有士兵补充的。

    所以对于这个联队长提出的,使用敢死队冲锋的方法得到了许多其他联队的联队长的赞同。

    总的来说这些联队长还是普遍的看不起清军的战斗能力的。

    这个联队长的话落在立见尚文的耳并没有表现出赞同的意向,对于立见尚文来说这样的方法往往是最后才会使用的方法。

    只有在面对至关重要的阵地使用这样的方法还差不多,立见尚文是无比的崇尚白刃战,但是他本人并不像乃木希典那么迂腐,只知道让士兵不断的冲锋。

    起码的判断战局的形势,立见尚文还是懂那么一点点的,因此对于这些联队长们的提议立见尚文并不同意。

    就在这个时候,这一次负责进攻奉天的两个师团的其中一个师团长开口说道。

    “阁下,对于虎山的进攻方法我认为应该慎重一点!”

    开口说话的这个师团长立见尚文也是认识的,这个师团长正是第八师团的第二任师团长渡边章中将。

    渡边章可以说是立见尚文的后辈了,立见尚文本来就是第八师团的首任师团长,而渡边章成功的成为立见尚文的继任者,可以说立见尚文在这上面出了力气的。

    既然渡边章有自己的看法,立见尚文倒是要好好的听一听了,随即立见尚文便对渡边章说道。

    “慎重?怎么个慎重的方法?”

    “阁下,我认为我们最先做的不应该是对虎山的清军发起攻击,而是试探,对驻防虎山的清军情况试探一下了解这支清军的分布和重点防守的方向,然后我们才能够根据这些得出我们如何进攻的方法!”

    渡边章所提出来的这个方法,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务实的方法,先试探出虎山守军的深浅,然后再有针对的发起攻击。

    话音刚落,立见尚文便有些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样的方法虽然进攻的时间会有些长,但是无疑是最稳妥的。

    就在立见尚文准备采用渡边章的方法的时候,突然指挥室的门被传令兵敲了开来,这个敲开了指挥室的传令兵在得了立见尚文的允许之后,便将一张纸放在了立见尚文面前。

    拿起纸后的立见尚文只是大致看了一眼,便是觉得有些气愤。

    纸上是国内给立见尚文发过来的电报,上面对于立见尚文目前所取得的战果十分的不满意,已经开战快要一周的时间,立见尚文才拿下了一个安平渡口。

    而且在拿下渡口之后的三天时间里面,立见尚文的军队没有任何进攻的意图,因此国内对立见尚文的指挥能力感到了一定的怀疑,希望立见尚文能够立刻发起攻击。

    看完电报的立见尚文只是把电报放在了桌子上面,便让传令兵离开了连给国内发封解释的电报都没有,足以见出立见尚文对这封来自国内电报的不重视。

    也就立见尚文有这般的作风了,鄙视国内的那些高层军官是立见尚文的必修课之一,这时立见尚文的心理活动其实是这样的:这些个家伙,也就敢在后面这样的说一说老爷我了,要是在老爷的面前这么说话,老爷我非。

    这件事情对于立见尚文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将这件事情抛在一旁之后,立见尚文便对刚刚渡边章提出来的作战方法提出了赞同,并且决定使用渡边章的作战方法。

    立见尚文的在将自己的决定说出来之后,下面的这些军官虽然不喜欢这样慢腾腾的方法,但是并没有做出反对。

    这种情况对于以下克上的日本军界来说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情况了,也就只有在立见尚文这里不会出现以下克上的现象了,这要是其他的人提出这样的战法,不知道会有多少军官提出抗议。

    定下攻击的方法之后,立见尚文便从第八师团、第十五师团合计各抽出了一个联队的力量负责这一次虎山的攻势。

    第二天一大早日军便慢腾腾的从安平渡口开始集结朝着虎山的方向前进,而此刻虎山的守军正在生火做饭,准备着早上的伙食。

    日军在走到一半的路途的时候,就被在虎山上面生火做饭的士兵给看见了,因此在日军到达虎山的时候虎山下面的士兵们早已做好的防守的准备,至于在虎山上面原本负责做饭的士兵虽然下去防守阵地了。

    但是炮兵却分出了一部分的兵力开始做饭,从上面朝下面看日军的数量不是太多,并不需要炮兵全部出动,只需要出动很少的一部分即可,因此在上面无事可做的炮兵总不能让这些饭冷下来吧!

    于是在虎山便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景象,上面的炮兵在做着饭,下面的士兵则是在阵地里面严阵以待,随时准备面对日军的攻击。

    但是这些士兵在做好了日军随时攻击的准备之后,这些日军却没有进行攻击,而是在守军的攻击范围外面就地驻扎,生火做饭。

    这日本人不打过来你总不能主动出去不要阵地和日本人打,面对这样奇怪的情况,徐大军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下,只好吩咐下去让在阵地上面的士兵维持戒备以及对日本人的一举一动好好的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