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科幻小说 > 有支军队叫北洋 > 第二百一十章安平渡口攻防战(一)
    无论什么样的江河都是由一点点、一滴滴的水汇聚而成的,鸭绿江也是如此。【x.】

    鸭绿江古称马訾水,据《汉书》记载,马訾水西北入盐滩水,西南至西安平入海,鸭绿江这个名字是从公元八世纪中叶开始使用的。

    唐代史学家杜佑在《通典》中写道:马訾水一名鸭绿江,水源处东北靺鞨白山,水色似鸭头,自此人们便以鸭绿江这个名字称之。

    在王宾视察完九连城防线的第二天清晨,这个时候的鸭绿江面总是有着一缕薄薄的白雾,让人看起来有些朦胧的感觉。

    此刻的鸭绿江畔的安平河口阵地上面,由于是一大早,这些士兵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在阵地上面执勤的士兵比较少,大概只有一百来人左右,分布在阵地的各个角落。

    距离阵地十几米的地方,则是一大早刚起来的士兵在生火做饭,三三两两无事可做的士兵趁着还没开饭便来到了阵地里面,一时之间阵地里倒也是多了百来个士兵。

    阵地的最前方,负责彻夜警戒的一名队正和自己手下的哨官谈天说地。

    “队正,怎么说咱们也在这河口待了有一段时间了,这日本人咋就看不见哩?”

    一个身形消瘦的哨官对着自己的长官说道。

    “嗨,咱几个担心这些干什么,大人可是说了只要日本人敢打过来,咱们就把这些****的给打过去不就行了。”

    这个队的队正朝旁边的几个哨官说道。

    “对了,队官俺们几个可是都知道,队官你是上过那个什么奉天讲武堂的,你见过大人没?”

    那个身形有些消瘦的哨官在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一旁的士兵也饶有兴趣的围了过来,想要听自己的队正讲一讲。

    其实这个队的队正虽然在奉天讲武堂里面学习过一段时间,但是那里见过王宾,不过在自己的属下面前还是装作自己见过王宾,还有模有样的说王宾长得如何如何如何。

    就在这个队正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的时候,一旁的另一名哨官突然好像听见了什么,对正在吹牛皮的队正说道。

    “队长,俺怎么总感觉这河里面有东西在动啊?”

    这个还在吹牛的队正再听到了这个话之后,立马停了下来,转而说道。

    “老王,你没听错河里面真的有声音?”

    这个叫作老王的哨官又仔细的听了听说道:“队长,俺没听错这河中哗哗的声音有些不对头啊,好像有人在渡河一般,只是被这薄雾给挡住了,看的不是太清楚。”

    这个被称之为老王的哨官叫作王柱,自小从河边长大,所以对于河里面的种种情况都是了如指掌的,就像这一次一样仅仅是通过河流的声音,王柱便判断出有人在渡河。

    王柱的能力队里面的人都是知道的,既然王柱说有人在渡河,那么肯定有人在渡河。

    在这个队正从王柱的口中得到了一个答案之后,便立马示意周围的士兵开始警戒。

    而此刻刚起来的跑到阵地里面士兵看到负责警戒士兵一个个都严阵以待的样子,当即以为警戒的士兵发现了什么,便一个个都拿起了手中的步枪,跑到了阵地的最前线。

    这些士兵在跑到了阵地的最前线之后,发现除了河面上的白雾什么都没有,一时之间便有些奇怪了,这没敌人啊负责彻夜警戒的士兵怎么一个个都好像遇见了敌人似得。

    就在这些士兵好奇的时候,他们突然听见了河中“哗哗”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有人正在渡河。

    警戒的士兵顿时握紧了手中的步枪朝前面的白雾瞄准,“哗哗”声越来越近薄雾中渡河的身影也逐渐的显露了出来.

    渡河的人都身着黄色的军服,手中还握着步枪不紧不慢的朝岸边走来,这些士兵顿时意识到日本人开始进攻了,在这些士兵看到日本人的同时,正在渡河的日本人也看到了在岸上阵地里面的士兵。

    王宾和日本人的战争中的第一次战斗便在一次清晨当中于安平河口的阵地上面展开了,顿时在这个河口响起了一阵阵的枪声。

    阵地后面原本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士兵,已经正在做饭的士兵全部放弃了自己手上的事情,抄起了家伙事儿朝不远处的阵地跑了过去。

    一大早的王宾是被火炮的声音吵醒的,在朦脓只见王宾觉的自己好像听见了炮火的声音,刚开始王宾还以为是自己在梦中听见的。

    可是这么一想不对啊,自己在九连城啊,想到这里外面的炮声只有一种可能性了,日本人渡江了,想到这里的王宾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的穿起了衣服朝门外走去。

    推开门房,火炮的声音便隐约可听,王宾顿时朝门口警戒的卫兵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卫兵的回答让王宾也很无奈,这两个卫兵一直在王宾的门前值守,那知道这个炮声是怎么一回事?

    得不到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王宾便招呼这两个卫兵朝大院里面的指挥部走了过去。

    刚进入指挥部王宾就看见了不断忙碌的参谋和进出了传令兵,以及站在地图前的段祺瑞、马龙标和徐大军。

    “怎么回事,是不是战斗已经开始了?”王宾走到了段祺瑞等人的面前,当即问道。

    段祺瑞等人见王宾来了之后,什么废话都没有说而是直接说道:“大人,根据目前的电报日本人果然从安平河口的方向开始渡江,目前安平河口的驻军在清晨的时候便和日军开始交手,目前经过了半个时辰的战斗,安平河口的驻军已经击退了日军第一次攻击。”

    “目前情况怎么样了?”王宾问出了自己最为关注的问题。

    “大人,目前安平河口的状况不算太差,在接到报告的第一时间我们就派出了一个营的军力进行支援,后续的军力支援还在安排当中,现在安平的战况还处在交火当中,日本人并没有捞到任何的好处。”

    此刻的安平河口从清晨到现在,顶住了日本人的第一次攻击,目前这一次是日本人的第二次攻击。

    河水因为战事已经变成了红色,河面上的薄雾也早已消失,这些士兵现在全部待在战壕当中,朝远处试图踏上岸边的日军不断的开火。

    河中与岸边则是一具具日本人的尸体,可见目前为止日本人并没有捞到什么战果,反而是王宾这一边越打越起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