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白首妖师 > 第四百零二章 凑一块吧
    “轰隆!”

    铜锤忽然重重砸落在了仙台之上,那由老经院搭了起来,本来就不甚结实的仙台,立刻便整个塌陷了下去,不仅是一方仙台被砸成了碎片,就连仙台下面的地面,也被砸的深深凹陷下去,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周围像是起了地震一样,哗啦一声,震翻了无数人。

    整个仙台,也只方寸坐着的一角,还保持着完整,看起来像一个孤零零的梯子。

    ……

    ……

    “这是……”

    “这是出了什么事?”

    “打完了吗?”

    修为高些,没有被震倒的炼气士们,皆挥了挥衣袖,荡去了面前的浮土,而修为低的,则是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紧张而关切的打听着。

    而曲苏儿姑娘,在砸落了这铜锤之后,却是有些紧张的睁开了眼睛。

    一看自己锤下没躺着一个人,或是一滩血肉,她这才放心,急忙提了两只锤离开。

    似乎,她本身也没想要出第二招。

    “那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足乱了好一阵,才终于有人将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侧,看到了陆平生。

    这时候,那位平素里年轻气盛,心高气傲的年青小剑尊,正失魂落魄的站在了一片空地上,手里还拎着自己的剑,剑身仍如秋水一般,但他握着剑的手却在颤抖,脸上更像是蒙了一层死灰色,哆哆嗦嗦,足过了好一阵,才忽然抬头向方寸看了过来:“为什么?”

    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听出无尽的疑惑,以及不甘。

    似乎直到此时,他都不愿接受,眼下这个已成败局的事实。

    “什么为什么?”

    场间只有方寸在回答他的话,目光淡淡,向他看了过去。

    “为什么会有这个结果……”

    陆平生的声音,忽然加大,死死咬牙,喝道:“这究竟算是什么?”

    “算是一场斗剑,而且你输了!”

    方寸似乎明白他心里的疑惑,平静开口,解释道:“你的剑道,确实不错,短时间内可以做出这么多的反应,以及利弊得失的计算,无论是反应,还是判断,又或者是出手之时的圆满与技巧,都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难怪会有小剑尊之名……只可惜,你过时了!”

    陆平生的瞳孔,骤然紧紧缩起,痛恨至极的看着方寸。

    而方寸虽然在看着他,但却目光放空,似乎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的解释道:“《武经》是最取不得巧的一门学问,也是最实在的学问,所以,什么玄之又玄的各种称谓与说法,都是忽悠人的,所谓的武道,说到底,也无非便是力量与速度,再加个技巧在中间罢了!”

    他说着话,慢慢站起,这才将自己手里的葫芦,放在了一边的案上。

    然后双手背在了身后,淡然开口:“从与你斗剑之初,我便已经知道你擅长什么,也知道凭着你的剑道造诣,对方无论强大还是弱小,只要露出了破绽,便会被你抓住……”

    “所以,我只是用了没有破绽的招数来对付你!”

    “……”

    听得他这话,陆平生声音陡然一提,像是在维护自己的尊严,大喝:

    “世间招法,便没有不存在破绽的……”

    “有的!”

    而他表现的越怒,方寸则表现的越冷静,轻声解释:“越简单的招法,破绽越少!”

    “你……”

    陆平生被这回答噎住,一时无法反驳。

    而方寸则慢慢讲述了下去:“所以我请曲家妹子代我一战,便只教了她这一招:

    天下无狗!

    而曲家妹子果然也是武道奇才,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学会了,我们两个还说了会子话……当然了,这不重要……那时候我便问她,究竟什么样的东西,才能称得上是武道?

    曲家妹子说她也不知道,反正她与人动手,从未输过!”

    一边说着,他轻轻吁了口气,看着陆平生道:“输在曲家妹子手里,你并不冤,那两柄铜锤经过了我的祭炼,已沉重至极,法力灌输之下,更是几乎可称摧枯拉朽,她几乎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要跳在空中,砸落下来,也不必管你在哪里,只需要保证你无论在哪里,都不可能躲得过,也不可能抵挡得住,那么,我们这一战,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不是么?”

    “不是……”

    陆平生忽然像是受到了侮辱,愤恨大叫:“你们只是在取巧,在使诈,倘若……倘若不是看她闭着眼睛,倘若不是因为我不想真个伤了她,那么……那么这时谁死还不一定!”

    “是一定的!”

    方寸轻声回答:“你会死,曲家妹子不会有事!”

    他轻轻抚了一下身边的葫芦,轻轻解释道:“我想到了你在发现这一锤抵挡不住的时候,会施展那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所以我让曲家妹子的第二锤使得慢些,用来护着她自身,当然了,以你的剑道,哪怕她护着了自身,你也仍然有可能伤得到她,所以我一直在等着……”

    然后他向着陆平生,坦然道:“如果那一剑你真个斩了出去,这时候你已经是死人了!”

    陆平生脸色骤然变得苍白无比,嘴唇颤抖。

    “当然,如果我中途出手,击杀了你,那么这场赌,我也就败了,毕竟犯了规!”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方寸笑着道:“不过,好在你并没有真个如传言一般悍勇无畏,甚至不惜以命相搏,而这也是可以提前猜想到的,无论你表面上看起来多么悍勇,多么无畏,但是可以在这无数次的性命相搏之下活下来,甚至夺得一个小剑尊的称号,都说明你是一个特别爱惜自身的人!”

    “所以,这一战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方寸轻轻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挥袖卷住了小狐狸与夜婴,从仙台之上落了下来。

    那仙台本来就被曲苏儿彻底砸碎了绝大部分,只剩了一角撑着,失了平衡,刚才只是因为方寸在上面坐着,才以法力稳住了这仙台,但如今,方寸下来,仙台也立刻倾塌了下来。

    哗啦一声,硝烟弥漫。

    同时垮了下来的,还有陆平生。

    他在这时候,也不知是郁闷,或是不甘更多一些。

    又或者只是难以理解,自己是小剑尊,难道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输了?

    有这种想法的,还不仅是他,周围同样也有无数人,皆是有些瞠目结舌的样子,刚才方寸的解释,他们听懂了,只是难以理解:“两个擅长武道的人争锋,结局居然是被人早就算好了的?这怎么可能,任何一场斗武,都是千变万幻,异变陡生的,怎么可能算得准?”

    ……

    ……

    “厉害,厉害……”

    一片沉凝里,那位蹲在了玉柱上的雀神王,忽然嘻嘻笑了起来:“这个使剑的小家伙吃了大亏呀,如果你不是在这一方窄窄的仙台上与人动手,如果不是这小姑娘有这一身怪力,如果不是你天天喊着什么以剑为尊,让人料定了你出手之时,定然全倚仗那柄剑……”

    “又或者说,如果你们这一战,可以拖得长一点,两招,或是三招……”

    “你都有可能不输!”

    “但现在……”

    她看着陆平生,忽然大笑了起来,像是看热闹看得心满意足般的笑。

    倒是她这一番话,使得不少人反应了过来。

    这一战,看似是方寸提前就算准了一切,简直匪夷所思,但实际上,方寸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他能算准这一切,只是因为战场如此狭窄,而且那曲家姑娘抢得了先手而已,他只是在这一招之内,算到了所有的变化,甚至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还让那位小姑娘在出手之时,便闭上了眼睛,收敛了神识,只是挥下这一锤,以及出现了什么意外的枝节……

    有太多的“如果”,可以让陆平生不输。

    只是,那些“如果”,已经没有希望出现了……

    输了就是输了!

    “哈哈哈哈,那总算到了最精彩的时候了……”

    一边,忽然有人朗声大笑,众人看去,正是麟神王,心间不由得微微一沉。

    “欠债还钱,欠命还命,既有赌约,那便依着赌约来吧!”

    他大声说着,忽然抬手向陆平生抓了过去,手掌一挥间,便已化作一只大手,铺天盖地一般罩在了陆平生的脑袋之上,巨大的手掌,像是化作了一方天地,直将其罩在了里面。

    而陆平生迎着这一抓,下意识拔剑出鞘。

    只是,他只拔出来不到一掌,便像是想起了什么,颓然放下。

    他居然任由麟神王这一掌,直接抓住了他,然后直接塞进了那断头台下。

    “哎哟……”

    不知多少观战之人,一颗心顿间提到了嗓子眼。

    真要斩了?

    断头台上,青芒闪亮,凝聚灵光,便要狠狠斩落下来。

    就连那断头台下压着的陆平生,这时候也满面不甘,但却闭上了眼睛。

    “且慢!”

    但也就在此时,方寸忽然开口,轻轻说了一句。

    断头刀刀锋下落之势,立时凝住,青麟神王似笑非笑的向方寸看了过来。

    “凑一块吧!”

    方寸笑着开口,目光扫向了四周:“这样杀起来热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