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局长(心飞扬1) > 第2887章
    大家笑得更欢了。

    我也笑得肚子痛,不仅觉得孙广学不但风趣,知识很渊博,而且平易近人,不像有的领导,在下属面前始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样子,这让我对他好感倍增,对他的畏惧感也无形中也消失了,禁不住顺着他的话,道:“我有个朋友曾经做过商务宴请公司,专门安排酒宴的。他告诉我,商务宴请地点一定要好,价钱一定要贵,以显示对客人的礼貌与重视,显示主人的身份。但一定不能安排过于好吃的菜肴,因为吃的一好,人们的注意力就不自觉地转移到吃上,正事不好谈了,主宾还都尴尬。他还特别强调,如果有女客在席,则尽量不要点飞禽类,因为女人很难克制啃翅膀。那样的食物上来,啃则不雅,不啃则难受,也是很分散注意力的事情。”

    孙广学冲我点了点头,说:“小张说的没错,吃大宴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不一定能吃得好,也不一定能吃饱。所以,真正的吃客,对那些场面上的酒宴都敬而远之。真正的美食,在路边摊肆,在自己家的厨房,很少能出现在豪华的酒店中。可惜的是,我们现在难得有那样的口福了。官员成了公众人物,与那些明星没什么区别了,如果去到路边小摊吃东西被认出来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不是怕被暗杀,是担心有人向你磕头喊冤。真的,前段时间,省委郭书记到一个地方去调研,本来准备微服私访一番的,结果被人认出来了,一下就出现一个中年妇女跪在郭书记面前不住叫冤枉。不是郭书记觉得不应该处理那样的事情,而是她这样一来把我微服私访的目的搞砸了。后来郭书记批示调查那个案子,结果发现根本就不是什么冤案,而是有人指使那个妇女恶人先告状。”

    夏冰说:“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估计当时郭书记的行踪也是被人悄悄告诉了那个妇女的。主要是那地方党政班子不团结,所以一方才搞了那个小动作。”

    孙广学再次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的确是这样的。不过问题已经搞清楚了,各打五十大板,那里的书记和市长都撤了。好啦,不谈工作了。来,我们继续喝酒,来,小张,陪我喝一盅。”他一脸亲切地冲我道。

    我做梦也没想到孙广学竟然主动让我陪他喝酒,我受宠若惊,连忙端起杯子,诚惶诚恐道:“孙市长,我敬您。”并赶在孙广学之前干了杯中酒。

    孙广学放下杯子,道:“小张,要想写出更优秀的作品,就要经常深入一线,多关注现实问题,这样才能写出好东西。”

    我忙道:“谨记孙市长的教诲,孙市长,我单独再敬您一杯,感谢您对我的谆谆教诲。”

    孙广学道:“好,我们俩再走一杯。”

    再次放下杯子,孙广学把脸转向成伟,道:“老成,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在座的除了我,你和大家应该都是初次见面,你也提一杯,加深下感情。”

    成伟立即端起杯子,道:“孙市长说的没错,在座的除了孙市长,我和大家都是初次见面,我敬大家一杯,伟业集团今后在益阳,还得靠大家多多支持。”

    来而不往非礼也,成伟提完酒后,夏冰、朱光银、刘林奇和我纷纷端起杯子敬成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更为热烈,孙广学完全放下了市长的架子,道:“我给大家讲一个笑话。”

    朱光银立马接过孙广学的话,道:“刚才孙市长和小张说的段子好是好,但不带彩,所以,这次一定得带彩。”

    成伟也在一旁响应道:“是啊,说点带彩的段子助助兴。”

    孙广学扫了眼坐在身边的夏冰,道:“桌上坐着女同胞呢,带彩的段子,就免了吧。”

    朱光银立即接过孙广学的话嚷道:“夏局长也是场面上人,没事。”

    作为官场中人,夏冰几乎每天有应酬,自然知道酒场上无非喝酒聊天说段子,不便扫了众人的兴致,道:“我耳朵带过滤器的,你们说你们的,和我无关。”

    孙广学于是就说了一段关于女干部的黄段子:“有五个女干部竞争一个职位,最后有四个落选了,落选的四个女干部就聚在一起总结经验,第一个女干部说,我上面没人。第二个女干部说,我上面有人,但他不硬,第三个女干部说,我上面有人,他也很硬,但是我在下面没活动。第四个女干部说,我上面有人,他也硬,并且我在下面活动了,但是我没有出血!”

    众人哈哈笑了一回,孙广学就点将:“朱局长讲一个。”

    朱光银提议道:“孙市长讲得好,欢迎再来一个。”大家都拍手欢迎。

    孙广学于是又讲了一个:“单位领导总结发言:我们工作搞不好的原因有三种,一是像寡妇睡觉,上面没人,二是像妓女,上面老换人,三是像和老婆睡觉,自己人老搞自己人。”

    大家又笑了一阵,孙广学再点:“朱局长来一个。”

    朱光银想了一想,道:“一个市的市委书记是男的,市长是女的,两人长期在饭桌上开玩笑,市委书记却屡战屡败,有一天,女市长和男书记共同赴宴,席间高兴之余,书记灵机一动,说——书记一般都干过市长!女市长机灵地应答——是的,书记一般是市长生(升)的!”

    这两个笑话都是雅俗共赏,将气氛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朝。

    刘林奇接着讲,“一老头乘公交去高(朝)潮村办事,途中问女服务员,高(朝)潮到了没?女服务员说,还没呢。一会儿他又问,高(朝)潮到了没?服务员说,糟老头急什么,高(朝)潮到了我会叫的。”

    轮到成伟来讲,成伟随口说道:“双胞胎在母亲肚子里聊天,老大说,老爸不错,经常伸头来看我们,就是不爱卫生.吐口痰就走,老二说,还是隔壁的叔叔好,他吐完痰还用袋子把痰装走。”

    轮到我之时,众人早已把嘴巴笑酸了,孙广学鼓励道:“小张是文人,一定要讲一个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