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局长(心飞扬1) > 第286章
    很显然,来之前,夏冰已经和孙广学通过气。作为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教育口的事也是他的事,他自然支持夏冰,夏冰话音刚落,他就接过夏冰的话,说:“大家都知道,我们城市环境的改变,城市生活的重大变化,城市公共设施的改善,城市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增加,所有这些城里人引以为豪的事情,都离不开农民工,他们为我们城市建设流血出汗,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他们的孩子理应和我们城里的孩子享受一样的待遇,接受同等的教育,为此,市里规划今年在市区新建两所小学,三所初中,一所高中,全面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可以说,这是一项功在当今,利在千秋的大事,孙局长、刘局长,你们财政局和建设局一定要立足本职工作,全面配合教育局工作,确保明年这个时候,六所新建学校全部正常投入使用,新校筹建工作竣工后,在这里,我和夏局长再次摆酒为大家庆功,感谢你们对我们教育口工作的支持。”

    “孙市长、夏局长,我代表建设局在这里表个态,新建学校所需要的审批手续,建设局一定特事特办,手续从简,给予开绿灯。”刘林奇立即接过孙广学的话,不无表态道。

    “孙市长,在这里,我也向您个表态,新建学校所需的工程款,财政局保证做到专款专用,确保及时足额划拨给教育局,绝不会出现被临时挪用的现象。”朱光银也拍着胸脯保证道。

    孙广学道:“有你们两位局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作为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我也代表夏局长、代表教育局全体干部职工,代表我市一千二百万群众,代表三百万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代表全市一百二十万名学生感谢你们两位对教育工作的支持。”

    夏冰顺着孙广学的话,道:“为此,我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对我以及对教育局工作的支持。”说完,带头喝干了杯中酒。

    等所有人都把酒杯放下来之后,我扫了眼服务员,示意倒酒。

    等服务员给所有人都满上酒之后,孙广学端起了杯子,道:“作为教育口的主管领导,我也敬大家一杯。”

    在座的所有人之中,我级别最低,也最年轻,按理说,我是没有权利提酒的,但孙广学提完酒之后,夏冰立马冲我道:“小张,你也提杯酒,敬孙市长、朱局长、刘局长和刘科长等各位领导以及成总一杯。”

    很显然,夏冰是在给我制造让孙广学他们记住我的机会,我心里对她不由更加感激起来,立马顺着她的话,站了起来,说:“好,我也敬孙市长、朱局长、刘局长、刘科长等几位领导和成总一杯,我这杯酒主要有三层意思,一是感谢,感谢各位领导平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二是祝愿,祝孙市长、朱局长、刘局长和刘科长几位领导官运亨通,步步高升,祝成总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祝我们在座的所有人身体好,心情好,事业好,家庭好,一切都好三是表态,今后,我在孙市长和夏局长的领导下,一定扎实工作,绝不会给两位领导丢脸。”

    孙广学放下酒杯后,说:“小张这杯酒提的好,小张这番话,让我突然有种变回到年轻时候的感觉。其实我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怀念自己在高校工作的那段时间,那时候天天和学生们在一起,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年轻了。哎!一晃就是几十年过去了,也开始变得怀旧起来了。”

    “孙市长,您哪里老了?您只比我大一岁好不好?”孙广学说道。

    “是啊,孙市长,在座的虽然数您的级别最高,但是年龄却是我第一。孙市长,你可是还可以干好多届啊,我就不行啦,明年就要离休了。想当年我四十多岁的时候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喝酒,我可从来没有怕过。现在可不行啦。”刘林奇道。

    “倒也是。那时候大家的精神劲都很十足,喝酒也很厉害。而且吃的东西味道也觉得很好。不像现在,吃什么都不香。”成伟道。

    “那时候的东西基本上没有受过污染。现在的食品啊,安全隐患太严重了。”邵明军道。

    “我相信大家都一样,在酒店吃饭的时候占大多数。老百姓在背后骂我们搞**,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痛苦,这在酒店吃饭是最痛苦的事情了,还不如回到家里就着咸菜喝一碗稀饭呢。你们说是不是?”孙广学道。

    所有的人又大笑。大家都说“是”

    邵明军说:“我们下面更难受,还得经常喝酒。经常一顿饭下来连菜都没怎么吃。回家后还得自己搞一碗方便面吃了才觉得舒服。说实话,我一直很痛恨那个发明请客的人。宴会场所虽然高档,餐具也很高档,甚至客人也很高档,菜肴自不必说,鱼翅鲍鱼,山珍海味,但就是吃不香,也吃不饱,正如汤主任说的那样,回家后没准还得来碗泡面。”

    孙广学笑道:“是这样。所以我也实在痛恨现在这风气。不过不这样又不行,没办法的事情。说到这里啊,我给大家讲一个关于宴会的故事,北宋年间,有一位大将军韩琦,就在酒席上为了规矩闹过脾气。韩琦是哪位呢?他与范仲淹一起防守边疆,与西夏作战,所以有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吓破胆之说。韩琦后来入相,请客应酬,正式的酒席上有个专职司仪,叫白席人。韩琦拿起荔枝,白席人就喊,韩资政吃荔枝了,请大家同吃荔枝。韩琦心里烦,心说我偏不吃,把荔枝放下,结果白席人又喊,韩资政不吃荔枝了,大家都放下吧。结果生生把韩琦给气乐了。”

    所有的人都大笑。

    “还有,”孙市长又笑道:“白席人这种讨厌的角色一直持续到清朝还有。他们主要的工作是清点红包,按客人送礼物的数量,给安排吃食。比如上鸭子的时候,就会高喊:下面鸭子上来了,送钱五百文以下者请退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