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品红包 > 第四百章 最终较量(大结局)
    魏冲眉头紧皱,这震动不像是地震,难道是苍莽山脉的爆炸?

    没有他的命令,冯战等人真的会引爆吗?

    但这样想貌似也不对,千里外的苍莽山脉爆炸,红包城理该不该震动得如此厉害。

    该不会是长安城出了什么事吧?

    现在的长安城,除了一座通天神塔,可谓是一座空城,若妖魔军团在长安城有计划,成功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丁慧呆呆看着空中,她找来的朋友,都是极为厉害的鬼怪,凝聚到一起的战斗力,非常恐怖,可魏冲站在城楼上,只是挥挥手臂,就将他们全部灭掉。

    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报仇的无望,只得扭头看着万俟青云,万俟青云一直在想办法变强,只盼他能有办法杀了魏冲。

    只到魏冲惨死,她就此生无憾。

    “魏冲,不好了,刚才的震动来自长安城,好像是”朱武能关注着全国各地的新闻,而在震动过后,长安城的民炸了。

    从友上传的shì pín中,可以看到长安城的通天神塔,突然爆开,葫芦怪材料被炸得四分五裂,杂乱地飞向四周。

    通天神塔不可能自己爆炸,只能是有人有计划地为之。

    万俟青云收到消息,大笑道:“魏冲,你就守着这座小城好好快活吧,长安城已经是我们的了。”

    魏冲道:“但彭将军已经收回了清河城。”

    万俟青云笑而不语。

    其实魏冲心里明白,清河城被大蛇搞得千疮百孔,只怕已被万俟青云放弃,再怎么说,长安城都是整个国家最大的城市,各种地位更是远超清河城。

    彭儒一生精明,却在老了后犯下大错,居然倾巢而出,去了清河城。

    彭儒的死活,魏冲一点也不在意,就是敌人的计划成功,接下来要遭殃的还是长安城数千万的无辜者。

    能够带着炸弹靠近通天神塔,只能是生活在长安城中的人干的,而长安城有几千万人,要找到这个人很难。

    然而魏冲才这么想,就听白霓裳说道:“是韩冰博士干的。”

    炸掉通天神塔后,韩冰利用长安电视台,向全国发布了声明,声明长安城现在由她接管,并解除彭儒的大将军一职,由魏冲来接任。

    魏冲看到这些,笑道:“我们倒是小瞧了韩冰,这一招的确高明,现在只怕我”

    白霓裳无语地道:“你别担心,根本没人骂你,络上反而是清一色地支持你。”

    “真的?”魏冲懵了。

    差点以为韩冰和冯战等人是一伙的,但仔细想想就知道不是,纵然要逼他造反,也不用炸掉通天神塔。

    生活在长安城的人,本在家里上看新闻,看直播,顺便吐吐槽,凑凑热闹,不曾想灾祸突然降临到他们头上。

    通天神塔被炸,几乎让所有人陷入了慌乱中,有不少人径直来到电视台,将电视台大厦团团围住,扬言要将韩冰碎尸万段。

    尽管还没有妖魔攻进城,整座城其实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中。

    到目前为止,四座中心城市,反而只有顺天城,尚未遭殃。

    南默坐在顺天城的城门外,凝视着远方,此刻他的脸上,写满了平静,想到王小草就在红包城,应该非常安全,他的心就会很平静,就能放手去搏。

    顺天城处在西部的边缘,再往西就是荒无人烟的大漠,而大漠深处,此刻传来可怕的吼声。

    曾经被妖魔吓跑的变异动物兽潮,好像又回来了。

    南默集结城中的精英,给他们配备最精良的wǔ qì,就听他一声令下,便准备向西进发,和兽潮决战在沙漠中,誓死也要守护顺天城。

    “走吧。”南默突然起身,率先走向大漠。

    而在他身后,跟随着长长的队伍,那些战士的脸上,满是坚毅,看不到丝毫的畏惧。

    真正的战场,就在红包城和长安城,顺天城虽然也很繁华,但好像已被世人遗忘,哪怕有兽潮逼近,也没人关注这边的情况。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南默只想做个恶魔。

    长安城的混乱,越来越惨烈,看着上的消息,魏冲都感到可笑,敌人只是利用韩冰,炸掉了通天神塔,并未派出一兵一卒,就毁掉了一座城。

    而刚收回清河城的彭儒,面如死灰,带着改造战士,迅速折返。

    却在途中,出现一支妖兵,阻击战机群。

    彭儒训练培养出来的改造战士,战斗力非常惊人,故而妖魔军团只会派兵阻拦,只求能多拖延一点时间,好让他们达成真正的目的。

    魏冲站在城楼下,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好是速战速决,先将城外的这些敌人,全都解决掉,再去长安城看看,看看是否还有挽救的办法。

    想着他便从城楼上跳下去,利用神藤减速,平稳地落到地上,刚好站到了丁慧的面前。

    “魏冲,我要杀了你。”丁慧重复着相同的话,身影一闪,美丽的身姿瞬间消失,而是化作一具白骨,张牙舞爪地扑向魏冲,带动的阴气,泛着诡异的寒冷。

    却见有白芒一闪,城楼上一道光划过,正中丁慧,化为白骨的丁慧,顿时白骨粉碎,消散在空中。

    出手的正是木雪。

    万俟青云冷眼看着,眼眸里没有半点悲伤,只有刚才万俟昊的死,才让他的情绪有所波动。

    “万俟青云,来吧,让我看看,你散尽家财,到底将自己弄得有多厉害了?”魏冲挑衅地说道。

    “上。”万俟青云一招手,示意屠坚动手。

    身边还有喽啰,无论如何,万俟青云都不会出手,更何况,魏冲的强悍,他都看在眼里,连万俟昊都败了,他又岂会是魏冲的对手?

    万俟青云非但没有应战,反而向后退去,魏冲左臂挥出,绿色神藤直刺万俟青云的心口。

    “殿下,救我。”万俟青云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急声说道。

    唐禄朝旁边挪了挪,笑道:“人间的事,我不好插手。”

    万俟青云厉声道:“难道你们不想要”

    眼看神藤刺到,万俟青云就地一滚,滚到了唐禄身后,后面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大唐皇室和妖魔联手,想来人间寻找什么,万俟青云心里最是清楚。

    魏冲却不管面前站的是谁,横竖都是敌人,刺谁都一样,神藤的颜色,也变成黑色,直取唐禄的脑门。

    唐禄叫道:“魏冲,我跟你可无怨无仇啊!”

    唐禄大叫着跳到一边,他的动作看似很笨拙,却十分有效,完全避开了神藤。

    就听扑哧一声,神藤径直插进万俟青云的胸口。

    万俟青云站在那里,整个人脸色呆然,似乎不敢相信,许久才低下头,看到鲜血顺着神藤流出来,只觉体内的温度,正在快速流失。

    “你怎么不躲?”魏冲也有点懵,刚才他全力的一击,万俟青云都能靠驴打滚避开,这一击是刺向唐禄,万俟青云想躲开非常容易。

    “你”万俟青云扭头看向唐禄,脸上全是愤怒,可他的嘴角,鲜血如注,神识也快速变得模糊。

    魏冲看他已然不行了,便迅速抽出神藤,看向唐禄,皱眉道:“是你搞的鬼?”

    杀万俟昊,杀万俟青云,这都是魏冲最想做的事,可此刻他猛地想到,这一切未免太过容易了。

    原本很难做到的事,突然抬抬手就做到了,换做是谁,都难免心生疑虑。

    唐禄笑道:“我只是帮帮魏兄,让魏兄轻松灭掉想要祸害这个国家的恶人,这难道不好吗?”

    魏冲冷笑道:“就怕被人拿枪使了。”

    “若非被人拿枪使,魏兄能有今日的成就和地位?”

    唐禄转身看向远处,坏笑道:“魏兄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唐福和超品红包的事,显然唐禄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魏冲避而不答,转而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唐禄命人搬过来桌椅,并端上几盘下酒菜,笑道:“魏兄,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不如坐下来,边吃边喝边聊,你看如何?”

    魏冲走过去,坐到唐禄的对面,道:“殿下,你有这闲工夫,何不去把你那没用的兄长救出来?”

    唐禄叹道:“兄长犯下大错,被封印在石头里,那封印的咒法非常高深,以我的能耐,还破不了。”

    正说时,却听轰隆一声,一块巨石从空中掉落,正好砸到桌子上,幸好魏冲和唐禄都躲得飞快,不然特定会被砸成肉泥。

    那块巨石两人都很熟悉,正是封印唐福的那块石头。

    “魏冲,你小子怎么还在这里?”唐福愤怒的声音,从那石头里飘了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魏冲问道。

    唐福道:“你的敌人不是我们,而是在长安城,此刻他们正在为非作歹,若你晚去片刻,只怕那一城的百姓,都得惨死。”

    如今超品红包的卜算能力,绝大多数都转移到了魏冲身上,魏冲闻言闭上眼睛,掐着指头,虽然算不清楚,但所算基本上可以确定,唐福所言并非是妄言。

    魏冲想着起身说道:“两位,那我先去长安城,等回来再好好陪你们聊聊。”

    唐福催道:“去吧,去吧!”

    魏冲回到城中,跟白霓裳等人嘱咐了几句,然后打算只身一人,赶去带着他的部下,也要同去。

    彭儒被妖兵拦在半道,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赶回长安城。

    谁知刚远离红包城,就碰到了不少妖兵,那些妖兵埋伏在道路的两侧,突然冲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却不动手。

    魏冲可没时间跟他们耗,挥动神藤,直接大开杀戒。

    冲出重围后,魏冲脚不停歇,快速冲向长安城。

    冷风尚能勉强跟上,其余士兵早就落到了后面,只听冷风问道:“魏冲,你真的相信那两个大唐人?”

    “不信。”魏冲摇头。

    不信怎么还听从他们的话,直接扔下红包城不管?

    魏冲能够感觉到,虽然妖兵没有追上来,但暗中还是有好几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们,他只是笑了笑,一口气来到了长安城。

    长安城中,一片混乱。

    却见在城门口,白霓裳穿着白衣,站在那里,圣洁如雪。

    而在她的旁边,则站着木雪和猫小仙。

    魏冲看到后,不得不佩服,猫和狐狸显然是长大了,带着白霓裳跑,都跑得比他快。

    冷风更是懵了,完全无法理解,更不知魏冲在搞什么鬼。

    白霓裳沉着脸,皱眉道:“魏冲,你不把话说清楚,我现在就去红包城,我妈还在那里呢!”

    “放心,他们看到你在这里,一定会追过来的,到时候,红包城会很安全。”魏冲笑道。

    刚才卜算时,唐福悄然参与,想左右魏冲的卜算结果,既然如此,魏冲就如他所愿,傻傻地赶到长安城,不过在暗中,却让猫小仙利用她的隐身能力,和木雪一起,带着白霓裳也到了长安城。

    木雪笑道:“其实是蜂翼公主驮我们来的。”

    魏冲愣道:“蜂翼?她去哪儿了?”

    猫是有要事,送我们到这里,便离开了。”

    “算了,我们先去找白阿姨。”魏冲说道,现在没时间讨论蜂翼去哪儿,只能做好最重要的事。

    冷风想要跟着,却被魏冲拒绝,并拜托冷风抓捕韩冰,并安抚城中的百姓,别再让他们乱来。

    此刻,白素问就坐在家门口,双眸无神地看着对街,在她旁边,翾飞神情紧张,白色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

    白霓裳在路上嚷着绝不会认白素问,可看到这一幕,她也是愣住,不明所以。

    “常福是奸细,我把他杀了。”白素问看到魏冲等出现,绷紧的脸,顿时放松下来。

    走进别墅,常福就倒在后院的假山旁边,听白素问说,常福好像想要打开这个通道,彻底摧毁长安城。

    魏冲笑道:“阿姨,没事了,再过会儿,我们就能送那些侵略者回老家了。”

    众人都不理解,却在这时,有数人突然出现,赫然是唐禄、屠坚等,此外还有一人,生得风度翩翩,俊雅不凡,只能是唐福。

    “魏冲,看来你全都知道了?”唐福笑问道,而他的眼睛则看着白霓裳。

    “封印在石头里,真是够扯的。”魏冲冷笑不已,真将他当傻子的人,到最后都会后悔的。

    也就是在刚才的卜算中,魏冲才明白,唐福和唐禄真正的目标,其实是白霓裳。

    只是在之前,连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要找到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可以说他们是同时知道的,但唐福很聪明,那一刻借助超品红包,想给魏冲错误的信息,只可惜没有成功。

    唐禄叹道:“本来这一城的百姓,我们是打算放过的,魏兄,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魏冲将白霓裳护在身后,微笑道:“你们敢追到这里,就是来到了你们的坟墓,请恕我不能远送了。”

    魏冲将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发送出去。

    冯战、九叔和南拳王等呆在苍莽山脉外,收到魏冲的信息,相互瞧着,最后狠下心来,同时按下各自的引爆器。

    在空中,上百架战机,同时对苍莽山脉的许多山谷,投射威力骇人的炸弹。

    在一片轰隆声中,山峰崩塌,烟尘遮天蔽日。

    强烈的震动,全国各地都能感觉到,哪怕在长安城,也能感觉到轻微的晃动。

    唐福初次露面,本满脸得意,这一刻,他脸色大变,骇然道:“魏冲,你他娘的做了什么?”

    “当然是送你们上路了。”魏冲说着左臂一挥,三色神藤蹿出,正中那座假山,轰的一声,假山爆开,露出了下面的隧洞。

    苍莽山脉的大爆炸,彻底摧毁了大唐来客回去的路,目前只剩下这个隧洞,可以让他们回去,魏冲就是想趁他们不备,将这两个头头打进隧洞,然后将这条隧洞也给炸掉。

    谁知道他刚击爆假山,隧洞中便传出可怕的吸力,众人猝不及防,都被吸往隧洞。

    魏冲迅速用神藤,缠裹住白霓裳等人,并分出枝条,推了唐福和唐禄一把,兄弟二人顿时惨叫着进入隧洞。

    就听轰的一声,隧洞里面发生爆炸,有浓浓的huǒ yào味飘出,也不知道那二人是死是活。

    很明显,这条隧洞和苍莽山脉的通道是连着的,故而才会被那边的爆炸所影响。

    屠坚死死抱着一块石头,也幸得隧洞爆炸得很快,刚才魏冲根本没空管他,才让他逃过一劫。

    但他感觉自己并未逃过一劫,尚未缓过气,脖子就被三色神藤缠住。

    魏冲凝视着屠坚的丑脸,道:“屠坚,你的主人都完蛋了,不知你还有什么看家本领?”

    屠坚面目扭曲,额头冷汗狂冒,嘎声道:“饶饶饶了我吧”

    “霓裳,你们转过身吧!”魏冲看到她们都转过去后,微微用力,屠坚的脑袋便飞了出去。

    望着那抛洒到空中的鲜红,魏冲知道,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虽然炸毁了大唐和人间的通道,可留在人间的妖魔,还有害人的变异动物,尚有很多,不得不除掉。

    “小魏,这些我正要告诉你,没想到你居然知道该怎么做。”白素问看着乱糟糟的后院,微笑道。

    魏冲笑了笑,这还得感谢唐福,唐福自以为掌控了一切,其实有许多事都不是可以掌控的。

    “魏冲,你都做了些什么?”冷风突然冲进来,怒声质问。

    白霓裳已经在上看到,冷风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彭儒的战机群,刚好经过苍莽山脉时,被突然的爆炸波及,恐怕已经不幸遇难。

    魏冲懒得解释,只觉彭儒是咎由自取。

    白素问对那些不关心,只是道:“小魏,你爷爷的债务金盒在你身上吧?现在应该能打开了,你打开看看吧!”

    魏冲不知道白素问为何突然说起这个,便取出黄金宝盒,苦笑道:“我被那老头给坑残了,我”

    白素问不理会魏冲的话,转而对白霓裳说道:“霓裳,用你的血,来帮小魏打开这债务盒。”

    白霓裳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按照白素问所说的,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到黄金债务盒上。

    就听咔嚓一声,黄金债务盒居然真的缓缓打开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