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财迷农女忙赚钱 > 275 同往省城
    下午,苏半夏果然在万众瞩目之下,踏进了老宅的屋子,将十个人聚在一块,仔细询问他们最近都在做些什么。

    有过上午的一番话语,就连之前敢跟苏半夏对呛几句的小龙都乖乖的,因而十个人,大的能说清楚的都说了,小的只能由大的来说。

    听完他们最近在做的事情,让十个人跟着苏三祥先缓两天,她在离开前,一定会先给他们找些事情做的,省的他们太闲了主动找事情出来。

    家里只有娘和爹两个人在,她还是挺担心的。

    颤颤巍巍的看着苏半夏过来问了一圈,然后将人给送走,也不知道人来到底是想做什么的,苏小龙等几个大的孩子,将戒备提升到最高级别,等待接苏半夏的其他招式。

    在他们着急等待的时候,苏半夏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正在谋划怎么对付他们,她很忙,没空去跟小屁孩不对付。

    在离开之前,得给那些个小孩子们布置任务,由苏三祥去督促他们去做,等她回来就知道,他这个大伯到底能不能当,当得有没有用。

    看着自己写下的任务,苏半夏觉得她虽然不是苏小龙等人眼里的好姐姐,对他们也算是不错的。

    期间,苏实秋他们都过来询问她在做什么,神神秘秘的一笑,并未告知他们,等弄好之后,才拿着出去炫耀一番。

    苏实秋几个露出一脸的无奈,好吧,她觉得开心就好。

    她的计划写的很好,很为那些个人着想,也得他们知道半夏的良苦用心才是,不遵照执行,所有的计划,只不过是一纸空谈。

    苏半夏给了他们一个你不懂的眼神,她的目的,并不是教会他们多少的东西,能够学到多少是他们的本事,不在他们不在家的时候闹事,才是她所期待的。

    心里想着无奈,嘴上也用抽动表达他们的不爽,但苏实秋和苏忍冬还是过来一同帮忙,让苏小龙等人能够切实感受到来自堂哥堂姐们的关爱。

    苏半夏姐弟四人收拾东西的时候,每一次都跟苏三祥完美的错过。

    初七晚上,苏半夏带着苏实秋和苏忍冬两人,再一次找上老屋那边,把苏三祥给喊道大厅,让十个小朋友们回房间。

    将准备好的东西交到苏三祥的手中,再三叮嘱,绝对绝对要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如果他是为了孩子们好的话。

    苏三祥当然是按照苏半夏说的来做,为了弟弟的孩子们好。

    偷听到的苏小龙心顿时凉了半截,他们是不是在计谋怎么样害他们,他是不是应该带着弟弟妹妹们离开?

    最近几天的日子过得太过于舒坦,以至于都忘了,他们是寄人篱下,还有苏半夏虎视眈眈。

    大伯,大伯不会让他们有事的。

    可是大伯跟苏半夏他们才是一伙的,他们才是大伯的亲生孩子。

    “爹,我们先回去,监督他们的事情就交给你。一定要努力。”苏半夏给苏三祥打鸡血,给他鼓励。

    得到鼓励的人,用力的表示,他一定会按照苏半夏写的小本本做好的。

    苏半夏满意的笑了笑,看在苏小龙的眼中,那是充满恶意的笑容,悄悄地往外走,他得找人帮忙。

    而整个村子能够帮他们忙的,只剩下不愿意管他们的爷爷奶奶。他们都快要没有小命了,不管总比去死好。

    就着微微的光亮,回到住了十几年的家里,大门紧闭,用力的拍打,呼喊苏立勋和李根英,请求他们开门。

    可惜的是,他想的很好,屋里的苏立勋和李根英就当外面的人不存在,天都黑了,这个时候找过来,肯定没好事,他们才不傻。

    从爷爷奶奶那里得不到帮助,掉头就往村长家去,请求帮忙。

    苏世章和苏仲庆一听只是苏小龙听了一些有的没的就跑出来告状,让他先回去,他们明天会去找苏三祥谈一谈的。

    苏小龙到底还小,得到一句保证便喜滋滋的离开。

    他离开之后,苏世章询问苏仲庆,“你说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

    “爹,不相信苏半夏但要相信苏三祥,他不会对亲弟弟的孩子怎么样的,肯定是苏小龙听岔了。不过明天还是过去看一下。”答应了苏小龙的事情还是要做到的。

    “也行,明天过去看看,把那几个孩子交给苏三祥后,我们都没过去看过一眼。”苏世章本是不想沾惹那些事情的,却没得办法,必须去,谁让他是村长呢。

    苏小龙喜滋滋的回来,对上苏三祥着急的神色,坦然的走进去。

    随口回了一句出去了一趟,便回了房间,关上房门,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苏三祥见苏小龙不想说,便没有继续追问,送剩下的几个小朋友会房间休息,才大大的松一口气。

    带孩子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每一天都累得要死。

    第二天早上起来,跟前一天没有任何的差别,苏三祥过去拿了早饭,吃过早饭再次让苏小龙将食盒送到那边。

    见到苏半夏家门口停留了好几辆马车,苏小龙看了两眼便赶忙离开。

    范乔一大早便赶到苏半夏家门口,得知苏迎春也要一同前往省城的时候,范乔赶忙多准备了好些东西,方便出行。

    带来好些仆人,进进出出,帮着将苏半夏四人的东西给搬到马车上。

    刘桂花出来送他们离开,不舍的看着四个孩子。

    之前苏半夏一个人去省城的时候,刘桂花在家里担心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要一次性送四个孩子离开,心情更不用说了。

    “娘,你也一起去吧。”苏半夏还没有放弃,继续劝说刘桂花,只要她一个好字,立马把人给拉上马车,要什么,等半路上休息的时候买。

    刘桂花反手握住苏半夏的手,轻轻地拍了两下,笑着说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几个在路上注意安全,一定不要在荒郊野外露宿,要吃好、喝好,不要想着省钱。”

    从昨天晚上开始,刘桂花的叮嘱便没有停下来过,希望孩子们将她说的每一句话都给听进去了,照顾好自己。

    出门在外,跟在家里可是有很大的不一样的,在外面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娘,你放心,我们五个人一起,还有范乔哥带的人,绝对不会有事情的。”苏半夏还有半句是在心里说的,还有易苍梧留下的保护的人。

    刘桂花将四个孩子送上马车,站在门口看着马车消失不见,才回屋关上大门。

    人一下子都走了,感觉整个家瞬间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人气。

    平常孩子们也会出去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但跟这次不同,他们只是白天出去,晚上还是会回来的。

    幽幽的叹息了一口气,感觉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心情,把屋里的针线活给拿到大厅,一针一线,开始缝衣服。

    范乔准备了两辆坐人的马车,还有两辆拉行李的马车,他们前往省城,会在那边停留很长一段。

    入学敏麓学院,他们会跟着学院的夫子好好学习的,争取明年在省城的秀才考试一考就过。

    苏实秋、苏忍冬和范乔三个男生是前面的马车,苏半夏和苏迎春在后面的马车上。

    出门的时候准备了一些干粮,还带上了易苍梧之前送的一直没有用上的各种炉子。

    径直小瞧的暖手炉、暖脚炉,一路上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温度。

    他们行走的速度并没有特别的快,也不算慢,稍微抓紧点时间赶路的话,三天时间足够。

    范乔提前规划好路线,诚如刘桂花叮嘱的那般,不能在荒郊野外露宿,因为他们所需要停靠的地点增多一个。

    花了四天的时间,抵达省城门口的时候,苏半夏立马撩开马车帘子,呼唤苏迎春一同出来,看看省城高大巍峨的城门口。

    在省城面前,他们之前见过的县城大门,简直就是小儿科。

    探头,不由得看呆了。

    检查很顺利通过。

    进了省城,两边的街道熙熙攘攘,年十二,城里的人都在为了元宵灯节做准备,因而出来卖东西的人比前些天都多了不少。

    “姐,快看看两边卖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要的。”她带的钱足够挥霍。

    自认为财大气粗的苏半夏,说起话来,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特别有那种暴富的气质,还没等苏迎春回复,自己捂着嘴在旁边偷偷的笑着。

    马车走着走着在前面的一家客栈面前停了下来,苏实秋三人来到姐妹两人的马车面前。

    还没伸出手,一只白皙修长,指甲都被修的圆润的手掌先一步撩开苏半夏的马车车帘。

    易苍梧那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半夏,下来吧。”

    苏半夏扒着马车的的座位,身子往前一探,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易苍梧,眼眸从惊讶到惊喜,欢喜的将手放入易苍梧的手中,被他扶着跳下马车。

    开心的询问,“你怎么会来?”

    她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还以为又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见到易苍梧呢,没想到他居然在省城见到了他。

    眉眼弯弯,笑容满面,自始至终,开心,无法抑制。

    范乔在旁边不甘示弱,赶忙将苏迎春从马车里接了出来。

    他和苏迎春是订了婚的未婚夫妻,苏半夏和易苍梧两个还没定下婚约呢,还是他略胜一筹。

    “还是去住我们上次住的地方吧,好吗?”易苍梧抬头看一眼面前的客栈,并不是特别好的样子。

    苏半夏笑着摇摇头,“先不去了,我们人多,还是住客栈吧,而且这里离敏麓书院比较近,住几天,实秋他们就要去学院报到。”

    “易苍梧,谢谢你推荐书院,还给他们三个写了介绍信。”书信中写过感谢,都没有当面说一句来的实在。

    苏实秋三人一同走过来,对着易苍梧一鞠躬,感激他的帮忙。

    易苍梧看一眼多出来的几个人,他只是帮苏半夏的忙而已,而且现在他们三个杵在这里,真的特别的碍眼。

    “不用,感激的话,你们考过今年的秀才考试,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他可是豁出去的,厚着脸皮,找很多人帮忙批文章、拟题目。

    苏实秋三个人坚定的说道,“放心,我们今年一定可以的。”

    考不过,白瞎那么多人为他们努力付出。

    “先进去吧,外面冷,别冻着了。”范乔跟大家说道,他有安排仆人提前一点过来准备。

    进了客栈,知道是提前订好房间的客人,客栈掌柜赶忙安排伙计出来帮忙搬东西,将人给送到二楼的客房去。

    一来就预订了他们客栈五间好房间,自是要当成财神爷好好的供起来的。

    苏半夏舍不得跟易苍梧分开,拉着他一同上了二楼,两个人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语,问问各自的情况。

    不管对方问什么,另外一个都很认真的在回答问题。

    说着说着,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我今天先不打搅你了,奔波了一天,你先休息,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

    易苍梧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苏半夏的脑袋。

    “好,明天我等你。”不过,省城,她一时也想不出苏三祥会带她去什么地方,这里好像没什么地方好去的。

    易苍梧开口的话,肯定会是好地方。

    易苍梧前脚出门,苏迎春后脚进来,拉着苏半夏询问,她都表现的如此明显,是不是也下定决心要跟易苍梧走到一起呢?

    “姐,我跟易苍梧的事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还得看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不是不相信易苍梧和她,而是两人现在的身份悬殊,她不想被人说,也不希望易苍梧被人诟病。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爱了之后呢,成亲可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

    所以,最近两年,她并不会跟易苍梧直接定下来。

    三年之约,说好的三年,肯定会是三年的。

    “行,你有主意就好。”苏迎春悠悠的说道,易苍梧跟他们家,确实是两个世界的人。

    哪怕他娘对半夏的印象很好,还是得自己争气。

    就像半夏跟她说过的那样,嫁给范乔,她也得有足够的底气才行,两个弟弟是底气之一,自己有本事才是最硬的底气。

    “姐,你也快点回房间休息吧,坐马车颠的我屁股好疼,我要先躺一会。”只有姐姐在,苏半夏才会开口说屁股。

    苏迎春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让她不要什么都张口就来。

    关上房门,和衣躺下。

    省城的客栈,放了两个炭盆,还是比不上他们家里的地暖来的舒服。

    金窝银窝,真的不如自己家的舒适窝。

    苏实秋过来找人,遇到从苏半夏房间里出来的苏迎春,被拉住,看一眼房门,只能先回去。

    放了东西,去客栈的大厅坐坐,看到坐在客栈大厅中的易苍梧,颠颠的跑过来。

    他其实很想问易苍梧跟二姐的事情,思来想去,他应该耐心等待苏半夏主动跟他们说起才是。

    “你们的文章写得怎么样?”易苍梧看出苏实秋的欲言又止,给他找点事情做,不要纠结于如何开口的问题。

    一张口,苏实秋瞬间觉得,在这个方面,易苍梧跟半夏很相似,难怪两个人的关系……

    “别说你们没有完成。我给你们布置的任务,可不是让你们看看就过的。”易苍梧的语气变低。

    他明白半夏为什么要定下三年之约,去年考童生试,今年考秀才试,明年考举人试。

    三场考试,不求苏实秋和苏忍冬三元及第,但他的要求是,两个人都必须考过。

    先过,其他的以后还能继续努力补充,到时候可以去内院先跟着学个两三年。

    他都给苏实秋和苏忍冬安排的明明白白的。